关闭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展览中心 » 正文

【共和国追梦人】战天斗地的雪域鸿雁

  人物名片

  其美多吉,男,藏族,1963 年 9 月出生,中共党员,四川省德格县龚垭乡人,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四川省甘孜县分公司长途邮车驾驶员、驾押组组长。2017 年 4 月,被评为“感动交通十大年度人物”;2017 年 5 月,被评为“四川(省)邮政先进个人”;2018 年 5 月,荣获“四川省五一劳动奖章”;2019 年,被中宣部授予“时代楷模”称号,被评为“感动中国 2018 年度人物”“第七届全国道德模范”“第六届四川省道德模范” 。

  蓝天白云下,高大气派的绿色邮车轰鸣着驶过龚垭乡,车轮卷起的尘土在邮车后方飞扬弥漫,一群藏族少年追着邮车奔跑,想要一探它的新奇。皮肤黝黑、高高瘦瘦的其美多吉跑在最前面,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邮车,一刻也舍不得挪开。

  那一刻,有朝一日能开上邮车的梦便在其美多吉的心里扎下了根。

  18岁那年,其美多吉花1元钱(人民币)买了一本《汽车修理与构造》,慢慢琢磨着学会了修车和开车。1989年,会开车又会修车的其美多吉被德格县邮电局选中,成为全县唯一的邮车驾驶员。

  十年后,其美多吉被调到甘孜县邮车站,跑甘孜县到德格县的邮路。这是甘孜一段海拔最高、路况最差的路,大半年都是冰雪覆盖。冬天,最低气温零下四十多度,路上的积雪有半米多深,积雪被碾压后,马上结成冰,就算挂了防滑链,车辆滑下悬崖、车毁人亡的事故也时有发生。夏天,又会经常遇到塌方和泥石流。

  “在邮路上最害怕的就是遇到‘风搅雪’,狂风卷着漫天大雪,能见度极低,汽车根本无法行驶,全靠一步一步摸索探路。”其美多吉说,有一次,他的同事邹忠义在山上遇到了“风搅雪”,邮车滑到了沟里。同事艰难地爬出邮车、背着机要邮袋,连走带爬了 6 个多小时。被救援时,双手已严重冻伤。直到第二年雪化了,邮车才被吊上来。

  雀儿山一年有 8 个月以上的时间被冰雪覆盖,在山上行驶,遇到雪崩是常有的事,雪球突然从山上滚下来,越滚越大,几十吨重的车子也会瞬间被推下悬崖。2000 年 2 月,其美多吉和同事在雀儿山上遭遇雪崩,为了保护邮车和邮件的安全,他们死守邮车,用水桶和铁铲一点一点地铲雪。不到一公里的距离,他们走了整整两天两夜……

  “这些还不是最苦的,最苦的是川藏线上的孤独。”其美多吉说,白天,除了天上的老鹰就是地面上的邮车,连雪猪子(旱獭,又名土拨鼠)都躲到雪地下面了。尤其是晚上,整个川藏线黑漆漆的,只能听见狂乱的风声和时不时的狼嚎声。想着家中操劳的妻子、年迈的父母,去世的大儿子……他扯开喉咙大声地唱歌,努力地想驱赶孤独,却唱着唱着就哭了,泪水落下一行又一行……

  除了孤独,邮路上意外和危险也经常会发生。

  2012年9月的一天,其美多吉开着邮车返回甘孜县,晚上9点多,邮车行驶在一处陡坡时,突然一群晃动着砍刀、铁棒、电棍的歹徒出现在车子前面叫嚣着:“把钱和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!”

  “不准动邮车!冲我来!”其美多吉大声呵斥道。没有丝毫犹豫,他跳下车,本能地向前跨了几步,站在歹徒前面,伸开双臂,试图用身体护着后面的邮车。他心里明白,车里有很多机密文件,决不能有任何的闪失。

  话音刚落,歹徒们疯狂地围涌上来,砍刀和棍棒一下下地落在他的头部、手臂、后背、耳朵、脸上……其美多吉很快便失去了知觉,鲜血淌了一地。幸亏后面来了一辆车,歹徒见状逃跑了。

  身中17刀,肋骨被打断4根,左脚骨折,胳膊和手背上的筋也被砍断,头上被打了个大窟窿……躺在重症监护室里,其美多吉最担心的还是那车邮件。当得知邮件没有丢时,虚弱地躺在病床上的他笑了:“没丢就好,没丢就好,如果丢了,真没脸再当邮运人了。”

  经历前后大大小小 6 次手术,其美多吉的伤情虽然逐渐好转,但左手和左臂因为肌腱断裂一直无法抬起,就连藏袍的腰带都系不上。他四处求医,就在几乎绝望的时候,一位老中医告诉他,左手和胳膊上的肌腱严重粘连,必须先把粘连的肌腱拉开,但是这种破坏性治疗会特别痛。但其美多吉却说:“只要能再开邮车,什么痛我都不怕。”

  康复训练开始了。老中医没有骗他,短短几分钟,其美多吉就痛得满身大汗,但每次一练就是一两个小时,一天几次……两个多月后,左手和左臂功能竟真的奇迹般地恢复了。

  “我想重返邮路!是组织的关心和同事的帮助给了我第二次生命,人要凭良心做事,我必须回报。”看着每天忙碌穿梭的邮车,其美多吉坐不住了。

  “你现在的任务就是把身体养好!”单位领导关切地说。

  一次次申请,一次次被打回,直到第六次提出申请后,领导才勉强同意他回到雪线邮路。回归车队的那一天,同事为他献上哈达,而他满含热泪转身又把哈达系在了邮车上。

  再次回到川藏线上的其美多吉,心里无限感慨。

  “还能开多久?”“想过告别邮车吗?舍得吗?”……其美多吉最害怕别人问起这些戳中内心痛点的问题。

  “舍不得!开到开不动为止。哪怕是最后一个包裹,一份报纸,一封家书,我都会安全送达。”沉默过后,他总会一字一顿地说出这些话。

  30 年来,来自党中央的声音、四面八方的邮件通过雪线邮路,送往雪域的各个角落。“只要有邮件,邮车就得走;只要有人在,邮件就会抵达”,这就是其美多吉的信念。(报送单位:四川省网信办 作者:胡桂芳 通讯员:陈晓芸)

【编辑:田博群】
上一篇: 百万青年技能培训行动 两年技能培训青年200万人次以上
下一篇: “十五的月亮十四圆”,罕见!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二维码